•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玄幻奇幻>>道天行>> 第53章 一丘之貉
    分享到:

    第53章 一丘之貉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他又虚构出两个血云宗的恶人,裹胁着修罗女来到林中密谋,最后在他的帮助下,树祖宗终将恶人击毙,哀求自己前来镇服邪灵云云。

        枯瘦老者眼中寒光一闪,“不对,建木根本不知道足印的事,又为何如此急切让你来镇服邪灵?”

        李尘枫心里咯噔一下,这确实是个破绽,花兄在那里享受,管你天塌地陷,与他又有何干?他望着悬于空中的魂珠,想到花兄的过往,忽然计上心头。

        “花兄教我魂珠运用之法时,让我看到了他的过往,他有一段时间脾气狂暴,曾杀戮过一些人类,想来心中一直介怀此事,因此想为人类做些事情,以弥补缺憾吧?”

        枯瘦老者有些不信,枯槁般的右手托起魂珠,将神识沉入查看。

        李尘枫又是一激灵,糟了,魂珠不会将什么都投影下来吧?那两个人可是虚构,这回还不让他给劈了,老奸巨猾的东西!

        虽说心中惊惧,却是一脸从容,风轻云淡……

        枯瘦老者一边查看,一边观察他的神色,并未发现异象,接着在魂珠中搜寻。

        突然间脸色大变,一股威压平空而出,一只无形的大手再度幻化而出,向他当头罩下。

        “你说谎!里面是个白衣的女子,根本不是你边上这个黑衣女子,老夫几乎被你蒙骗,该死的东西,受死吧!”

        修罗女浑身一颤,惊讶地望向李尘枫,他……居然还有女子相伴,之前竟只字未提,关系必不一般,却对我……如此,眼神中渐渐透出愤怒和哀怨。

        李尘枫也脸色大变,果然还是被他查出破绽,紫柔的存在,自己刻意隐瞒,就是要保护她不受牵连,如今却成了自己的死穴。

        望着修罗女幽怨哀伤的眼神,心如刀绞,自己无愧,却无法解释,否则无法自圆其说,两人皆会送命,这可如何是好?

        无形大手的威压又将羊群本已复原的面庞割得鲜血淋漓,让他痛楚中心念电转,看来只有豁出去了。

        “慢!我隐瞒个女子与你又有何干?凭什么杀我?要杀也是修罗女杀我!”

        枯瘦老者一愣,隐瞒个女子,只能说明他在欺骗自己,却不是必杀的理由,对整件事也说明不了什么!

        阴冷道:“这个人为什么不说,你想隐瞒什么?”

        李尘枫快速回忆着树祖宗当初拿出魂珠时的情景,当时自己欲杀了他,这才被迫取出交给自己,也就是说,魂珠只投影出在此之前的一切,却未必将后面发生的事记录下来,对,一定是这样!

        他心中大定,脸上却是一副凄苦的模样。

        “前辈,您也见到了……我身边的这位要美貌很多,我也就是想瞒得一时,等以后和那位断了……再给她个交待,这事在她面前能说嘛?”

        “羊群……你骗得我好苦……”修罗女潸然泪下,神情凄婉。

        李尘枫心痛不已,却只能将戏演下去,“夜叉姐,你听我说,回去肯定和她断了,决不藕断丝连,你信我一次……”说着便要拉她的玉手。

        “滚开……”

        修罗女含恨抬手一掌,将羊群打出数十丈远,李尘枫跌落在地,却并未受伤,显然她并不忍杀了自己。

        修罗女却是一口鲜血喷出,揺揺欲坠。

        李尘枫痛惜不已,她自毁容颜却又遭自己欺骗,又如何能承受住此种打击?连忙爬起来,跑上前想要安慰。

        “别过来,否则,我真杀了你……”

        修罗女眼神又变得清冷,伤感已不复存在,所谓哀莫过于心死,不过如是。

        枯瘦老者看着两人的表现,知道天下又多出一对怨侣,叹了口气,散去威压,那只无形的大手,再度消失不见。

        “小子,听你辩经也是极聪慧的人,怎么就干出这等傻事?辩经时自称赵玉,这会儿又叫羊群,跟那个白衣姑娘又该叫啥?女娃子骗骗无所谓,最恨的是,连名字都是假的!”

        李尘枫心如刀绞,随口答了一句,“您老看来也没少干,还好意思杀我?”

        枯瘦老者被噎得老脸一红,咳嗽了数声,一板脸。

        “老夫活了无数年岁,有些荒唐事也再所难免,这不遭报应了吗,一个人在石塔孑然一身,不过说起来,年轻时围在身边的那些莺莺燕燕,可不老少……”

        看到修罗女鄙视的眼神,枯瘦老者果断改口。

        “小子,知道女娃为什么生气吗?你有几个还在其次,关键不能让人家自己发现,早告诉她啥事没有,谁还能没几个相好的……”

        修罗女恨恨地瞪了羊群一眼,“一丘之貉!”

        李尘枫哭笑不得,这又不是我说的,你瞪我干嘛?

        “前辈,听您意思,好象以前也是一方霸主,美女哭着喊着嫁您,赶都赶不走,咋办到的?”他只能继续周旋。

        枯瘦老者满脸得色,“在我们天黄天域,老夫元婴期大圆满,一言九鼎,雄霸一方,一些大国更是将各种矿藏送与老夫,以求得到庇护,美女之类自然更是不在话下,可我都没看上,老夫不喜欢送上门的!”

        修罗女听了,心头一震,老者居然是元婴期大圆满的境界,如此修为在这里已是绝对的霸主,他的一个眼神就能将自己灭杀于无形……

        怪不得如此轻松的灭杀毁天灭地般的天罚,这里最高修为者只能达到筑基期大圆满,就无法寸进,此人已是天域内至尊的存在。

        李尘枫则毫无感知,乐呵呵地问道:“那……没送上门的,您老看上谁了?有我这位漂亮吗?”

        修罗女听了,又气得浑身直颤,才被揭穿说谎骗情,这下干脆连装都懒得装了,居然交流上心得了,刚才怎么就不拍死他?

        枯瘦老者则一脸的追忆,“那叫一个美呀,你这个女娃跟她比起来,也就是中上之姿,我那些妻妾与之相比,更是云泥之别,弄得我日思夜想,修行都没了心思,想我称雄一方,岂能连个女子都拿不下,于是……”

        李尘枫大惊,“你还下手抢?您老可够缺德的!”

        枯瘦老者怒道:“混帐小子,老夫是那种人吗?虽说杀人无算,对女子又何曾用过强了,那是男人能干的事儿吗?我只是日夜在其山脚下吹箫给她听,希望能感化她看上我一眼!”

        李尘枫哈哈大笑,“想不到您老杀伐决断,居然是个情种,吟首诗啥的不是更容易,费那事儿干嘛!”

        枯瘦老者眼睛一瞪,“我倒是想,不是不会嘛!抚琴吧,就没经得住的弦,只能吹箫了,到铁芎国掳了几十个乐师,好一通学,脖子都吹细了,学会了吹给她听,那是满山静寂,悠扬之声远达千里,诗情画意尽在其中……”

        李尘枫一副悠然向往,“这感觉确实让人陶醉,要是我也就嫁了,光这份情谊就值得珍惜了!”

        说着偷瞄了修罗女一眼,见她一脸杀机瞪着自己,立时一个激灵,连忙回过头来。

        枯瘦老者却很有知已之感,拍了拍他的肩膀。

        “谁说不是呢,可全宗的人居然如临大敌,用护宗大阵将我困住,要置我于死地,一场大战下来,老夫身负重伤,心仪之人却未出现,令老夫痛心不已!”

        李尘枫有些迷惑,“她虽不心仪于你,也不至于全宗的人来围攻你啊,她又怎么下得去手?”

        枯瘦老者叹道:“或许也不能全怪她,那帮畜牲硬说我的箫声将山中的灵兽都吓死了,怎么可能?也就空中掉下来几只,还兴许是自己撞死的,又与我何干!再说了,人怎么没事儿?这不是讹人嘛!”

        李尘枫一愣,吹箫还能把灵兽吹死,这可能吗?虽说元婴期修士,可是这也太神奇了吧?他好奇心大起,指了指天上的灵兽。

        “前辈,您在塔里再没吹过箫吗?这些灵兽不活得好好的吗……”

        枯瘦老者摇头道:“自那以后,老夫把箫都毁了,再未吹过!”

        李尘枫从储物袋中拿出柳媚儿送的玉箫,小心问道:“您老要不试试?”

        枯瘦老者望着玉箫,眼中有着火热,又有些胆怯,犹豫不决。

        “老夫……已多年未吹……”

        李尘枫鼓动道:“前辈,当年的困惑可都在里面了,试一下无伤大雅,怕吹得不好?要不,我们堵上耳朵就是!”

        枯瘦老者终于目露决然之色,“吹就吹,老夫还能怕了?你们也不用堵上耳朵,给老夫好好听着!”

        李尘枫一副洗耳恭听的作派。

        枯瘦老者接过了玉箫抚拭了一下,送于唇边,一支悠扬的曲调于唇间流出,初始有些生涩,继而圆润,渐至浑厚……

        李尘枫警惕地听着,并未感到任何异样,空中的灵兽也是毫无不适,懒洋洋地盘旋,李尘枫不通音律,但五音还是知道的,这支曲子多在'角'调之下的音域徘徊,虽是浑厚却稍显低沉……

        曲子渐至高亢,当音域达到一声'角'调时,李尘枫登时如遭雷击,浑身颤栗,热血沸腾,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cybsj.comm)

    《道天行》章节( 第53章 一丘之貉)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道天行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