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女生专区>>光头虎的超武末世>>正文 第十七章:精神秘法,分魂裂魄
    分享到:

    正文 第十七章:精神秘法,分魂裂魄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注视身旁的饕餮老魔一眼,石应虎不得不苦笑,不能不苦笑。

        虽然也知道邪魔九道彼此提防相互渗透,但谁能想到这么巧合,地府鬼窟七大长老当中的饕餮老魔,居然是魔道之祖郑念打入地府鬼窟的暗手。

        苦笑,而后摇头,石应虎似乎是认命了一般,双手抱拳,向魔祖郑念深深得大礼下拜。

        他体内的气血、真气,在这一刻都静止了,这令魔祖郑念高高得挑起眉头,轻轻“噫”了一声,以为这小子明知必死,以秘术自禁了。

        想要这个小子还有大用,郑念身躯前倾下意识得就想救人。

        然而,也就在这一刻。

        “开!”

        石应虎猛然身躯膨胀,极速前扑。

        他的这一招变化是如此的迅快,如此的突兀,周身气血聚于丹田之内,下一刻再混合着全部真气喷薄爆发,这一刻的发劲之猛烈,甚至令石应虎一瞬间就变成了一个血人,并且膨胀成两米多高的血色金刚。

        “吼!”

        前抱的双拳,在这一刻交错叠力,一拳轰出。拳风鼓荡之下,纯金色的虎形之影伴随着主人同步扑向郑念。

        石应虎周身这一刻爆开的罡风劲气,直接就刮飞了赵英,甚至一旁的饕餮老魔在这一刻都不敢硬挡锋芒,宫殿内隐藏的四名大内高手身化血影扑来,然而相比石应虎的近距离疯狂扑杀,却还是慢了一步。

        (这世上只有战死的石应虎,没有俯首臣服的石应虎,老子跟你拼个同归于尽!)抱着这样的决绝,石应虎几乎是以自杀的姿态在运行自己根本就没理解想通的真武开天劲。

        而这套太极拳至高秘技,也的确是一瞬间给他带来巨大的力量,至少在全部都消失了,至少明面上的的确确是没有了,反观东瀛在被美利坚合众国占领之后,以世界第一风月产业享誉环球。

        也不知道那位著书立说的东瀛先生在看到这一幕后,心中是做何感想。

        其实也很好理解,现实生活中活的憋屈,人就需要一个宣泄的渠道,因此在经济下行、社会动荡、甚至战争时期,娱乐产业就会热度高起,畸形发展,民众需要一个逃避残酷现实的心灵净土。

        炎黄古国的问题在于,他在绝大多数历史时期都太过强盛了,以至于就会渐渐培养出一些过于文弱过于温柔的民众。

        当肌肉不再受到崇拜,当表演舞台上的人甚至都无法准确分清其性别时,建国之初的气血,筚路蓝缕历练出来的武风,自然而然就会逐渐淡化。

        许多从军伍当中退下来的老兵,战士,对这种社会现象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不同于以往时代的老兵,这个时代的精英老兵,没准就是一位寿数数百的传奇,他们心里难受,可不仅仅是难受而已,其行动力与执行力都强得夸张。

        邪魔九道之一的铁血社,就是以此为根基逐渐壮大成长起来的,初时仅仅只是一个小组织,目的也仅仅只是维持民族血性,男儿血勇,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铁血社这个组织的宗旨就越来越偏激了。

        这主要与其构成有关系,铁血社的组成者少部分是退役老兵的子嗣,更多的则是孤儿,社会福利院的少年,这样一群人由一群老兵成天教导他们武道,教导他们血性厮杀,等这群人成长起来后,这个组织最后想不走偏,那就实在太难了,几率太低了。

        好在,铁血社的根基,终究是一群爱国爱军的老兵,在忠诚度上是毋庸置疑的,再加上内有变异兽文明,外有血月诸神,这柄过于锐利的尖刀,方才能始终对准正确的敌人。

        若是在完全的和平时期,想都不用想,铁血社这群人就是邪魔黑道,非法集会。

        南越,郑京。

        在一处典雅舒适的楼宇内,一名男子脸色青白,满额汗水,他似乎梦到了什么极为恐怖可怕的画面,骤然之间翻身而起。

        “呼呼呼……”

        “长卿?你又做噩梦啦?满头都是汗。”

        男子有些茫然地转过头,看到的却是一位英气而秀丽的女子,她眉宇间有英武之气,然而此时此刻却是满眼温柔,正在以温热的毛巾轻轻擦拭着自己前额。

        “你……你是谁?”一把抓住女子的手腕,男子急声问道。

        “我是……你妻子,我是小英啊!你连我都忘记了吗?老祖宗出手真的是太重了。”皱着眉头,这个女孩站起来轻抱着男子,让他再次躺下。

        “你是独孤长卿,炎黄铁血社弃徒,这里是南越的郑京,你现在是东厂督主,我则是你的对食妻子。”

        “对食妻子?!”男子陡然一惊,伸手摸向自己的弟弟……呼,还在,依然庞大雄伟如昔。

        人都失忆了,对于这件事却还是很在乎。因为他虽然记不清自己是谁了,但对一些名词概念,这家伙还是很清楚的。

        好在,这个时候赵英转身去清洗毛巾去了,当她回来时,男子已然把手掌抽出来,正在努力整理思路。

        “我是独孤长卿,铁血社弃徒,南越东厂督主……那,我怎么会受伤呢?”

        “你自以为是啊,打败寇将军之后,受到老祖宗的喜爱与封赏,结果你居然向老祖宗讨教武功,老祖宗多年没出手了,这一次出手一时没拿捏好明的恐怖袭击,有拜剑山庄的势力参与进来,腐化南越官员,瓦解地方防务,勾结变异兽势力,最后一举出手,直接血祭掉南越一座大型城市,几十万人灰飞烟灭,繁华之都化为鬼城。

        南越安息市,这一次真的彻底安息了。

        事情报到郑京,圣祖震怒,下令彻查,然而稍稍一查不要紧,东厂发现出事的几个最关键环节,都是平日里给自己塞礼送钱最厚的那几个,汪忠直差点没因此气出个脑溢血来。

        然而,事情总是要兜着的。

        这一日,西厂十数名大太监聚于一座佛寺当中,商量着应对的办法。

        “这件事不能让圣祖知道啊,若是让圣祖知道了,即便督主可以安然无恙全身而退,我们几个也死定了。”

        “要不,按下来不报吧?”

        “这么大的事,能按下不报吗?”

        “不是全都不报,而是有选择的不报。”

        “没错,即便避重就轻不报此事又怎么样?谁能越过我们直奏御前?”安息市的事情,肯定是没办法不报的,但却可以把西厂摘出去,只要没有人在圣祖面前多嘴多舌。

        “咬一咬牙,这件事没得选的,谁敢在这件事上与我们作对,就是与西厂作对……谁敢开口,就灭了他的口!”

        “哦?灭口,你们要灭谁的口啊?”就在这个时候,寺庙之外,突然有人的低语声传至,距离这样的远,声音如此低缓从容,然而声音入耳后却又如此的字字清晰,显露出来人高深莫测的内功修为与惊人的真气控制能力。

        “谁!?”

        “谁在外面偷听?”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名年轻小太监跌跌撞撞地跑入进来:“禀副督主,东厂督主驾到了。”

        话音刚一落,一名威风凛凛一身华袍的俊美男子就已然大踏步地走入这大雄宝殿。

        “汪忠直装病,拖延时间,让你们几个蠢货尽快擦屁股。本督对你们那些肮脏事不感兴趣,不过这次的事东厂要管,并且我要你们西厂全力配合,否则的话……你们就可以尝试在这里灭本督的口了。”独孤长卿一边说着,一边接过身后侍从递上来的香烟,他拜了一拜之后,将香插入到佛前铜鼎当中。

        “独孤长卿,你不要欺人太甚!”

        “愿不愿意做吧,不愿意做我们换个地方谈,比如说大内禁宫,比如说圣祖的御驾之前。”独孤长卿的心里非常清楚,东厂这些年来积弱久矣,即便自己做为督主,一时半刻间也不可能变出大批得力手下。

        那么,想要改变这种情况,一是需要培养提拔、打磨人才,二是需要吸血,比如说,吸眼前西厂这些人的血。

        面对着一个人威压已方一群人的独孤长卿,西厂一众人是面面相觑却毫无办法的,随着御前刀败传奇中阶的寇野,血修罗之名已然名扬南越,虽然其后被圣祖调入东厂,直接与外界绝缘了,然而对于宫中诸人的压迫力却还是真实存在着的。

        当日,独孤长卿带着自己的东厂部署,同西厂诸位大太监好好的谈了一谈,形势逼迫之下,却也由不得西厂诸公不肯低头。

        深夜,郑京禁宫,东缉事厂司。

        “长卿,我煮了你喜欢喝的鱼汤,觉得累了的时候就喝一些,我给你放在桌上了。”

        “另外,千万千万不要忘记吃药,你之前受的伤还没有好,若是忘记吃的话又会很头痛了。”

        “知道了,知道了,多谢夫人。”独孤长卿闻言放下手中的卷宗,站立起身走向客厅中自己美丽的妻子。

        虽然自己记不得与她之间的故事了,但有人关心有人心疼的感觉,依然是很美好的。

        自后轻轻拦住英儿的纤细的腰肢,独孤长卿与赵英都闭上眼睛,开始享受起这一刻的宁静温存。

        “你呀,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我们在宫中呆的不是好好的吗?你为什么一定要去和西厂那些人争权夺利呢?”轻轻拍了拍独孤长卿的手掌,赵英略有一些小怨气得言道。

        “并不是我想争,而是不争不行,诺大东厂几千人指望着我呢,我若是窝囊,这几千人就要十倍的难熬……区区一个汪忠直,根本就不被我放在眼里,对付他,没什么压力。”

        “你啊,好强入骨,好斗成性,这辈子怕是都改不掉了。”轻轻拍打着丈夫的手背,赵英的眼中有着喜悦,却也有着哀伤。

        (这一辈子,只有,只有在这种情况下,你才会爱我吧?)

        亲昵一番后,独孤长卿喝过鱼汤,然后返回案前继续翻阅并记录卷宗,此时此刻的东厂,稍稍可堪一用的人,不用问,一定是被谁插的钉子,因此,独孤长卿拿着西厂的卷宗划了一大片人,基本上都是一些拥有才华却在西厂不受重视的家伙。

        在这次安息市事件当中,自己要压服并驾驭他们,在处理过安息市事件之后,这些人就会成为自己强盛东厂的班底。

        这一夜,挑灯夜战,忙到很晚,独孤长卿在合上那厚厚的卷宗时,下意识得签了一下自己的名字,唰唰唰,写完之后他刚刚站起,自己却愣住了:石应虎。

        (石应虎是谁?我?我怎么会下意识得写下他的名字呢?)略一思索,隐隐之间,独孤长卿身躯摇晃,只觉得又开始头疼,脑海当中闪过许多许多的记忆碎片,然而,片刻之后,这翻滚的浪潮却又消退了下去。

        (忘记吃药了,果然像小英说的一样,头开始疼。)顶过这一波痛楚,独孤长卿跌跌撞撞的来到桌前,拿起桌上的瓷瓶倒出丹药,一口吞入口中。

        在奇异药力的作用下,独孤长卿只觉得头疼症状逐渐缓解,然而他并没有注意到,在自己房间外的远处,有一名窥视者正在远望,直到眼睁睁看到被观察目标将药吞下后,他的身形方才闪烁退去了。

        在这个时候,禁宫深处,白发白袍的郑念正在同饕餮老魔下棋,虽然在身份地位上饕餮挺不配的,但达到郑念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后,够资格陪他下棋的人本就不多了,若是因为没有配同自己下棋而放弃下棋这项爱好,那么,到底是在惩罚它人还是在惩罚自己?

        在这个时候,有小太监飞身而上,将一份便条递送给郑念,而郑念在看过纸条之后,展颜一笑,似是非常满意。

        “圣祖,您……好像非常在意这个石应虎?”

        “怎么,不可以吗?”

        “不,那当然不是,我的意思是说,天下英杰众多,圣祖您又何必把注意力大部分集中在一个炎黄人身上?”

        “天下英杰众多,也没见你换一个目标,饕餮,我告诉你,石应虎的命力精元你是不用想了,怎么也轮不到你。”郑念一句话,就瞬间扯掉了饕餮所有的遮羞布,揭开他的底。

        “不过,若是事情顺利的话,在这一次天人转生之后,我就把我的遗蜕给你,对你来说,比吞噬石应虎的命力精元补多了。”郑念在轻描淡写间,一个棒子一个甜枣,刹那间就将饕餮老魔的所有积极性都调动起来了。

        “这一次的安息市事件,背后有拜剑山庄的影子搞鬼,只凭现在的独孤长卿的话,未必能搞得定,因此,饕餮,你也去安息市吧,以独孤长卿下属的身份。”

        “是,魔祖,在下遵命。”饕餮老魔移离开棋盘,施礼而应命。

        拜剑山庄,当世邪魔九道之一,信奉神剑有灵,崇尚血祭,并且,也不知道是因为异能还是因为其它什么关系,拜剑山庄世代供奉的几柄魔剑,有一些居然真的渐渐生出灵异。

        但是,不管拜剑山庄有关于“神剑有灵”的研究到底对不对/正不正确,拿人血祭以提升剑之灵性这种做法,肯定是会被国家封杀到死的,然而一来拜剑山庄组织严密诡秘,二来只要有铸剑师这个职业存在,这个流派恐怕就永远不会消亡,因此,多年封杀以来,拜剑山庄虽然东躲西藏但却依然存在着,并且,在近些年同血月诸神搭上了关系,双方在活人血祭这一点的观点上,却是立场一致的。

        然而,无论是让血月世界的神灵晋升,还是拜剑山庄再制造出几柄嗜血魔剑,这些都是需要阻止的,并且是环球诸国无分各自立场的阻止。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cybsj.comm)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章节(正文 第十七章:精神秘法,分魂裂魄)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光头虎的超武末世让更多书迷知道。